Friday, January 14, 2011

選自《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克裡希那穆提 著 葉文可譯

開放的心靈

如果你沒有偏見、沒有歧視,如果你是完全開放的,那麼所有環繞你的事物都會變得非常有趣、非常活潑。

你知道發現學習的意義是很有趣的事。我們從書本或老師那兒學習數學、地理、歷史;我們找出倫敦、莫斯科或紐約在哪裡;我們學習機器如何運作,鳥兒如何筑巢及照顧幼鳥等。我們通過觀察和研究來學習,這是一種學習的方式。

然而是否還有另一種學習的方法,一種經驗性的學習,譬如我們看見河上有一艘船,它的帆倒映在安靜的水面上,這不是很平常的經驗嗎?然后怎麼樣了?你的心就儲存起這份經驗,如同儲存知識一樣。第二天黃昏,我們又去那兒看船,希望能得到相同的感覺,那種在生活中罕見的喜悅與平靜感受。

我們的腦子勤快地儲存經驗,這些變成記憶的經驗又策動我們去思考,不是嗎?我們稱思想的這個東西根本就是記憶的反應。

因為看見河上那艘船而感到喜悅,我們就把這個經驗堆積成記憶,然后又想再重復它,因此思考的過程就開始了,不是嗎?

你知道,我們很少有人真的知道如何去思考,大部分的人只是重復著我們的書本上讀到的東西,或是別人告訴我們的事,我們的思想只是自己有限經驗的結果。

我們環游世界,有數不清的經驗,遇見許多不同的人,聽他們說話,觀察他們的風俗習慣、他們的宗教信仰、行為舉止,我們把這一切都記住,然后便稱為思想。我們比較、評斷、選擇,通過這個程序,我們希望找到較合理的人生態度。但是這種思考方式是非常受限的,它被局限在非常小的范圍裡。

當我們有某種經驗,譬如看見河上的一艘船,或是一具被運到焚化場的尸體,或是一個肩挑重擔的鄉下婦人,這一切影像都在那兒,但是我們是如此的不敏感,沒有讓這些影像在我們心中沉澱並且成熟。只有對周遭一切事物保持敏感,才能開始進行不同方式的思考,這種思考方式永遠不會被我們的條件限制。

如果你堅持某種信仰方式,你就是通過那特定的偏見或傳統來觀察事物,你根本碰觸不到真相。你可曾注意過那個肩挑重擔到城裡去的鄉下婦人?如果你的確注意到了,你會有什麼感覺?也許你常看見這類婦人走過,但你已經習慣了,所以什麼感覺都沒有,也注意不到什麼了。

即使你是第一次觀察某些事物,你已經自動依據自己的偏見來詮釋你所看到的事。一般地,人們總是依據自己的身份來經驗某件事,如果你不屬於任何類型,你就不必通過任何觀念或信仰的門戶之見來評斷,而是做最直接的接觸,然后你就會注意到你和你所觀察的事物之間,有多麼不平凡的關系。

如果你沒有偏見、沒有歧視,如果你是完全開放的,那麼所有環繞你的事物都會變得非常有趣、非常活潑。

所以,在你年輕時去注意這些事是極為重要的,你要留心河上的船兒,看看經過的火車、肩負重物的鄉下人,觀察有錢人的自大,那些傳道士、大人物和自以為是的萬事通的驕傲。你只要觀察他們,不要批判。你一旦開始批判,就失去和他們之間的關系,你就在自己與他們之間筑起了障礙;如果你只是觀察,你就和其他人及其他事物產生直接的關系。如果你能機警地、敏銳地觀察,而不加以評斷,不做結論,你會發現自己的思想變得驚人的敏銳,然后你就能一直不斷地學習。

你的四周充滿著生、老、病、死、金錢、地位、權力的掙扎,這個被我們稱為人生無止境的掙扎過程。即使你還非常年輕,難道你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知道,我們大部分人都希望得到一個答案。我們希望有人告訴我們這一切是為了什麼,所以我們拿起一本政治或宗教的書來讀,或是向別人詢問,但是沒有人能告訴我們,因為生命不是可以從書本上了解的東西,它的意義也不是從跟隨別人或通過某種祈禱就可以獲得的。

你我都必須自己去了解,我們可以做得到,只有在我們是全然地活著,非常機敏、警醒,充滿觀察力,對周遭一切都有興趣,我們才能發現什麼是真正的快樂。

大部分人都不快樂,他們不快樂,因為他們的心中沒有愛。如果你與別人之間沒有隔閡,對於相識的人你只觀察而不批判;如果你只單純看著帆船在河上駛過並欣賞它的美,愛就在你心中升起了。

不要讓你的偏見蒙蔽了你對事物真相的觀察;你只需要觀察,然后你會發現從簡單的觀察之中——對樹木、鳥兒、人們的行走、微笑等的觀察中,你的心就會產生變化。如果你的生活缺少了這不平凡的事,如果你的心中沒有愛,生命的意義就很小了。因此,老師應該學習如何幫助你來了解這些意義,這是非常重要的。


問:我們為什麼想過奢侈的生活?

克:你指的奢侈是什麼意思?穿干淨的衣服,把身體維持整潔,吃好的東西,你認為這些是奢侈的嗎?對一個飢餓的人、穿破衣的人、一天連澡也沒得洗的人來說,這是奢侈,因此奢侈是因人而異的欲求,它有程度上的差別。

如果你喜好奢華,如果你執著於舒適,一直想坐在沙發上或坐在過厚的椅子上,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嗎?你的心會睡著。身體上些微的舒適是很好的,但是你如果特別強調舒適,過分重視它,你就會有困倦的心。你是否注意過肥胖的人有多快樂?沒有任何事能穿透多層脂肪而干擾到他們。這是身體上的情況,但是人心也會有多層脂肪,它不想被詢問或打擾,然后就漸漸睡著了。

我們目前所謂的教育通常都是一種催眠,如果學生提出非常敏銳而深入的問題,老師就不堪其擾地回答:“我們繼續上課吧。”

因此,我們的心如果執著於任何形式的舒適,如果它執著於習慣、信仰,或是某個被稱為“我的家”的定點,這心就睡著了。所以了解這項事實比詢問我們是否奢侈要重要多了。

一個非常活潑、機敏、充滿觀察力的心是永遠不會執著在享受中的,奢侈對他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是只擁有幾件衣服的人,並不一定就具有機敏的心智。一位出家人外表上活得非常簡單,內心可能極為復雜,他拼命培養美德,希望見到真理、上帝。

重要的是,你的心必須非常簡單、朴素,也就是說,你的心不能被特定的信仰、恐懼及數不清的欲望阻塞,只有這樣的心智才有能力做真正的思考、探索及發現真相。


問:你是否快樂?

克:我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它。你一旦認為自己是快樂的,你就停止快樂了,是不是?假設你在游玩並發出歡樂的叫聲,這時如果你覺察到自己正在快樂,你會怎麼樣?你就停止快樂的感受了。你是否注意過這一點?因此快樂不是在自我意識下存在的東西。

如果你執著做個好人,你是好人嗎?“好”是不是可以鍛煉的?“好”是不是因為你看見、觀察到、了解了,而自然來到的?同樣,如果你覺察到自己正在快樂,快樂就從窗戶跑掉了。尋找快樂是件很荒謬的事,因為只有在你不去尋求它時,它才存在。

你知道“謙卑”是什麼意思嗎?你能培養謙卑嗎?如果每天早上你都重復地說“我要做個謙卑的人”,這就是謙卑了嗎?還是當你不再驕傲、虛榮時,謙卑便自然升起了?

同樣,當妨礙快樂的事物消失時,當焦慮、沮喪以及對個人安全感的追求停止時,快樂就自動出現了,你根本不必追求它。

你們大家為何如此安靜?你們為什麼不和我討論?你知道,表達你們的想法及感覺是很重要的,表達得如何反而不重要,因為它對你們的意義重大,我會告訴你為什麼。如果你現在開始表達你的想法及感覺,不論你是多麼的猶豫,等你長大以后,才不會被你的環境、父母、社會及傳統所抑制。但是很不幸,你的老師不鼓勵你發問,他們從不問你怎麼想。


問:我們如何能使自我統一而沒有沖突?

克:你為什麼反對沖突?你們似乎都認為沖突是一件很糟的事。現在我們就在沖突中,不是嗎?我正在試著告訴你一件事,而你不明白,因此就有了摩擦、沖突。摩擦、沖突、干擾,又有什麼不對呢?你難道不應該被干擾嗎?如果你以躲避沖突的方式來尋求統一,那統一是得不到的,只有通過沖突以及對沖突的了解,才能得到統一。

內在的統一是最難得到的,因為它代表著你整個人完全統合,包括你所有的言行舉止及思想。

如果你不了解“關系”,你就得不到統一。你必須了解你與社會的關系,你與窮人的關系,你與鄉下人、乞丐、百萬富翁或政府首長的關系,你想了解關系,你就必須與它奮斗,你必須提出質疑,而不只是接受傳統、父母、傳教士、宗教信仰、經濟制度等環繞著你的一切。因此這就是為什麼你必須改革的原因,否則你永遠得不到內在的統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