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7, 2014

柯博拉採訪 2013年12月11日

Cobra Interview
by Alfred 11 December 2013


(尚未有中文影視版,請參閱以下的文字版)


翻譯:erttq0101

來源:黃金新紀元貼吧團隊


(Alfred)  歡迎回來。我是Alfred Lambremont Webre。今天我們請來一位最不尋常,最傑出的嘉賓。我一直在留意他最新的信息和公告。他是一個人,就像我和你一樣。他在網上的身份叫Cobra - Cobra抵抗運動。我知道Cobra意味著壓縮。歡迎你Cobra.


(Cobra)  謝謝。


(Alfred)  你能不能說說Cobra代表什麼,對你來說這個名字是象征性的還是實際性的?


(Cobra)  Cobra代表壓縮突破,壓縮突破是來自地表以上的光,與來自地表以下的光到來的過程。當來自上面的光與來自下面的光相遇,當兩個向量在地表相遇,那就是壓縮突破的時刻。這就是"事件"的時刻,也是行星解放的時刻。這是我用的一個代號,一直召喚著壓縮突破的能量。Cobra也是昆達利尼kundalini一個古老的符號,啟蒙的力量。一些人可能會有其他聯想,但這不是我選擇這個代號的原因。


(Alfred)  我明白。現在談談"事件",這是我們這個團體或者此時一些人一直追尋了幾十年的事情。在1980年代,我是一些組織的成員,當時這個事情叫"宇宙轉變"。說是將有一次虛擬的范式轉移,並且來得非常快。所以這個概念一直存在,我還記得那是人們說:"哦,這將會在70年代發生,這將會在80年代發生。"在當前的2013/2014年,你能不能跟我們談談"事件"。


(Cobra) 首先我想稍微解釋一下背景。所謂的"事件"或者說....你們怎麼稱呼?


(Alfred) 當我在1980年代早期第一次接觸到這個概念,它叫"宇宙轉換"cosmic changeover。這不是我起的名字,而是進行類似工作的那些組織這麼叫的。


(Cobra) 實際上幾百年前的神秘學校把它稱呼為"紀元轉變"。當時的人已經知道地球將會有一個猛烈突破的時刻。準確的時間那時不知道,但象征式的年份一直認為為2000年 - 這是幾百年前給出的一個象征數字。人們期待它的發生。精確的時刻不可能預測,因為牽涉進去的每個人的自由意志在發生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銀河聯邦選擇接觸一些星球地表的人類,給他們計劃的更多細節,尤其是1953年之後有很多物理接觸。當我們來到2000年,我們正非常接近。那些人(被接觸者)試圖促進轉變,很多人期望這件事能發生,但當然是不可能的。然後,隨著我們來到2000年,我們就很接近了。當執政官,那些控制的力量,意識到我們即將解放這個行星,他們制造最後一個可能的障礙,也就是1996年的剛果入侵。

當時很多負面的ET種族入侵到星球上層的地下區域,特別是通過物理層面的地下軍事基地,在更高的位面,很多蜥蜴人進入到以太和星光層。這就是過去二十年所發生的,我們現在差不多移除了大部分那次入侵造成影響。所以我們正接近臨界。這就是我們談到近未來"事件"的原因。我不會給出任何日期,因為那只不過是推測。


(Alfred) 很好。有一個技術細節。你提到1996年,你說到"某些東西"入侵。你怎麼形容?


(Cobra) 它就是一次入侵,因為主力部隊就在中非的剛果。


(Alfred) 明白了。這些團體是誰,誰在入侵?


(Cobra) 我再說得詳細一點,因為我想現在是時候了。基本上,整個事件是通過意大利黑色貴族,他們的耶穌會網絡,馬爾他騎士團及聯系各方的負面軍隊安排的。

正如你可能知道,剛果地區一個有著激烈衝突和種族滅絕的地方——盧旺達種族屠殺就是在96年前一點時間發生。那個地區是一個非常負面的黑暗漩渦。他們引發了,我想有12次地下核爆,制造出一個負面門戶,然後通過心靈傳送艙,很多蜥蜴人通過剛果的地下基地,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地下軍事基地入侵。比如,澳大利亞松樹谷,51區和杜爾塞基地。世界各地都有很多那些基地,在當時非常活躍。

這次滲透也發生在更高的能量位面,在以太和星光層,這也是很多通靈者失去了他們與銀河聯邦聯系的原因,這之後他們開始"胡說八道"地通靈。如果你對比一下1996年以前及以後出版的(通靈)書籍,你會發現其質量重大下降。


(Alfred) 是的。當時三維的政界,是克林頓政府,是嗎?


(Cobra) 是的,我解釋一下。實際上首先來到的蜥蜴人並不想干預政治進程,而想不被人類大眾察覺地行動。所以他們對政治系統的滲透是逐步的,他們利用的載具是隨後上台的布什政府。


(Alfred) 好的。現在不要說得太遠,三位前美國總統 2個月前在非洲有一次不尋常的會面。這次會面極不尋常,因為他們一次過在那裡見面。人們說:這是怎麼回事?或許現在原因已經揭開,因為今天所有總統都在南非納爾遜.曼德拉葬禮上。我也去過那裡。2011年我去過曼德拉的房子,他出生的地方看過。似乎這是精心安排好的世界時刻。因為這是在非洲,這與那個門戶有什麼關係嗎?


(Cobra) 沒有。實際上情況是陰謀集團很焦急。他們需要設計一個計劃,因為最近光明勢力取得了重大進展。他們需要馬上見面,他們需要一個"借口"讓所有總統和政治家一起開會,這個曼德拉的葬禮剛好拿來用。

正如你知道,曼德拉已經去世半年。他們把這個葬禮當著他們袖筒裡的撲克A,可以在適當的時候抽出來用,而現在就是適當的時候。這就是為何所有媒體都報道曼德拉,因為他們現在可以邀請各國總統,所有高層政治家過來一起商議大計。或者我們可以說陰謀集團的控制大師們可以向政治家提供一個計議讓他們在自己的國家執行,就是這麼回事。


(Alfred) 所以曼德拉葬禮是一個心理戰,或者世界新秩序的掩護。


(Cobra) 是的。他們需要一些借口公開會面,然後再私下交流。


(Alfred) 好的。你說到這些事情在發生。昨天你也發表一篇文章關於金融重置和"事件"更新,其中你用很多文件証明美元在傾覆。美元一直是新世界秩序矩陣的控制裝置。你能否給聽眾們整合一下從1996年蜥蜴人門戶,到美元,"事件"和其他事情。你能不能把這些都串連起來。


(Cobra) 那個進程有幾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1996-2001年,這是沉默的入侵階段。2001年通過911事件那些蜥蜴人在政治上更活躍。他們的計劃是通過把人類置於恐懼狀態,以完全壓制人類。但他們的計劃不奏效。

實際上911是許多人覺得哪裡有問題的第一個標誌。這次虛假事件砸了他們自己的腳。

快進到當前,感謝解放運動的所有努力,很多人知道了他們的計劃,他們的計劃一經敲定就被阻止了。

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瓦解是很多力量的結果,一些是善良的一些不那麼善良。現在有很多議程正在進行。陰謀集團的一個派系想在到來的轉變中生存下來,他們已決定斬斷所有與光明會的關係,包括布什家族,基辛格,洛克菲勒及其企業。他們是那些處於當前金融系統實際執行領域的人。

光明會是讓美元維持世界儲備貨幣地位的一派,因為這就能讓美國軍方繼續保持控制全世界。讓美國軍方維持控制世界的原因是防止正面ET干預。美國軍隊本來有一個全世界軍事基地網絡,監控所有外星人行動,阻止任何形式的正面接觸。

但現在我們來到了這個劇本的下一階段,羅斯柴爾德家族希望切斷所有與這個派系的關係。羅斯柴爾德正與耶穌會合作滲透新金融系統,並劫持它。他們不會成功,但這就是他們想做的。


(Alfred) 你能不能為聽眾們解釋為什麼你相信耶穌會是一股介入這個劇本的力量。


(Cobra) 基本上不限於耶穌會。意大利的古代,主要在羅馬,他們一些人起源於羅馬時期,在天主教創始時就保持對它的控制。他們用天主教作為思想控制機構。

天主教在公元325年由君士坦丁大帝創立,他是一名重要的執政官和主思想編程者。他召集所有主教,強迫他們簽下某些合約,傳播他設計過的禮拜體系。每個反對他的人或者被殺死,或者從歷史上移除,包括反對他觀點的書籍。

那個思想編程禮拜祭儀一代又一代地給人們洗腦,耶穌會只是回溯到16世紀的,其中一隻手臂。耶穌會士比其他受編程者更危險,因為教皇允許他們做交易。這就是他們能夠創立光明會作他們的金融手臂的原因,你們都知道其中的影響有多大。


(Alfred) 所以你是說耶穌會像一支羅馬皇帝的秘密長矛,它不停延續和變化,從羅馬開始由天主教,變成耶穌會,變成光明會。


(Cobra) 是的。


(Alfred) 很好。現在我們有一個更廣闊的歷史圖畫。誰是打倒美元,與"事件"有關的主要參與者?因為"事件"似乎有利於人們,但美元的倒下難道不會對很多人造成傷害?


(Cobra) 光明勢力的計劃不是要推倒美元,而是建立公平的新金融系統。陰謀集團的計劃是推倒美元,然後他們用的是同一個新架構但目的不同。實際上耶穌會對光明勢力的計劃進行滲透。但當"事件"發生,耶穌會也會被逮捕,包括羅斯柴爾德。所有那些代理人將從他們的權位上被移除。

新金融系統將把美元包括在一籃子貨幣裡。但美元可能要根據美國的生產力進行重新估價。


(Alfred) 在談到那些專業術語之前,可能有些聽眾說:"這很好啊,但你的消息來源是什麼?"似乎你非常肯定你的信息。這是你多年研究的,還是你從秘密網絡裡得到的,或者是從交互維度(inter-dimensionally)裡得到的?你從什麼地方得到這些信息?


(Cobra) 我有很多信息來源。首先我與抵抗運動有一定的聯系。如果稍後有時間我會說一下。我在所有主要利益集團裡也有一些線人給我情報。我很久以前也與昴宿星人有過物理接觸。所有這些來源結合起來讓我看到一幅非常精確的行星形勢的圖畫。


(Alfred) 你能告訴我們你的國籍嗎?或者這是無關緊要的?


(Cobra) 這無關緊要,也不重要。


(Alfred) 現在,說了這麼多,為了讓聽眾們的思維象限定下來,請告訴我們"事件"是什麼,你看到有什麼正在到來。


(Cobra) 好的。"事件"有物質和非物質兩部分。物質部分,首先是金融系統的重置。金融系統重置將要電子方式進行。抵抗運動已經把一個病毒放到連接著當前金融系統主要銀行的電腦網絡裡。他們可以遠程觸發銀行系統的關機,這是他們將要做的。

他們要這麼做的原因是讓陰謀集團無法為他們的運營拿到資金。第二個原因是整個金融系統需要重置。這個重置包括:抵銷這個星球上所有人為制造的大部分債務﹔實行相互制衡確保新金融系統的公平和透明﹔拆除某些不為人民利益運作的機構。一個例子就是美聯儲,它需要拆除。

當銀行重開,那些存活下來的銀行將遵守新金融系統。在破產銀行裡有存款的人,將通過抵押賬戶得到賠償。抵押賬戶裡僅僅只有錢,那是陰謀集團從全世界偷來的,龐大的金額。這筆錢將還給人們,有些是直接給的,有些通過促進經濟,帶來新技術和新經濟增長的計劃返還。

這就是發生在物質層面上的。也將會有陰謀集團的逮捕。星球上各執法部門將逮捕那些犯下反人類罪的人。抵抗運動握有所有相關証據!沒有哪個罪行能掩蓋起來。

那些做出超越文明社會可容忍的事情的人們,將要回答一些尖銳問題。不會有政治迫害,但需要有公平審訊,需要作出一些平衡以便人類社會能得到治療,並前進到新時代。

在非物質層面上,我們會有巨大能量波浪從銀河中央太陽到來。那些更有靈性導向的人將能感受到。媒體的審查和控制將被移除,真正的信息將通過大眾傳媒渠道到來。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群眾對大眾傳媒作出反應。當群眾開始覺醒,我們就能來一場行星改革。這將會為第一次ET接觸創造條件。

第一次接觸是人類種族和其他正面種族的一次外交互動。這個外交接觸只能在"事件"之後一段時間才能發生,因為人類種族需要做好準備,理智上和感情上,理解並領會這個互動。

在官方的第一次接觸發生之前,將會有一些個人的目擊和接觸,尤其是在昴宿星人與那些對此開放的人之間。那些被接觸者將走到大眾媒體上訴說他們的故事,這將為人類的官方接觸作好準備。

官方接觸很可能通過聯合國發生。聯合國是光明勢力的一個計劃,但被陰謀集團劫持了。當陰謀集團被移除,聯合國將重組,讓真正的人類代表進去。所有國家將能夠派出代表到聯合國,參與到第一次接觸的進程中。

從我的信息來源得知,銀河聯邦非常積極地通過一些在聯合國的人,為行星的第一次接觸做準備。


(Alfred) 我能不能問一個問題?在加拿大這邊,我的一位同僚,Stanley Fulham(一位北美防空司令部終身官員)在2010年7月出版了一本書,說銀河管理議會地區代表 - 昴宿星人和Centaurian人 - 將於2010年10月13日在紐約展示他們的飛船,那天紐約確實有UFO飛過。他說昴宿星人會在2014或者2015年登陸在聯合國等等。這是整個事情的一部分嗎?


(Cobra) 是的,這是同一個計劃。我不會給出任何日期或者時間框架。但確實有計劃讓小昴宿星飛船登陸到紐約聯合國大樓前面的草坪。


(Alfred) 所以其中一些事情已經到來。比如通過Stanley Fulham在2010年夏天發表他的書。我們與他做了一次採訪,他預測2011年1月在紐約,莫斯科和倫敦上空會有UFO。然後給出了昴宿星人登陸並且在聯合國發表演講的計劃,然後這個地區性銀河管理議會用技術清理地球生態,清理環境。你有聽說過這些嗎?


(Cobra) 是的,這正是他們的計劃,也是"事件"之後的下一階段行動。


(Alfred) 很好。所有不同的人,不同的團體以不同方式得知這些。


(Cobra) 是的,這是同一個計劃,很多被接觸者也知道計劃的某些方面。


(Alfred) 另一個信息來源是,通過一位叫Tolec的接觸者,我採訪了仙女星議會,他說仙女星的飛船也會在某個時刻登陸。你聽說過嗎?


(Cobra) 是的。仙女星人將隨後到來,因為昴宿星人在遺傳和物質上與人類種族最接近,因此他們需要首先被介紹,然後其他種族將會接著來。


(Alfred) 在2010年夏天Stanley Fulham剛出版他的書,我們採訪完他之後,他就患上急性的胰腺癌,並於12月去世。他不得不在12月初發表關於整個計劃的最後信息,因為有一些勢力用生物武器攻擊他。你遇到過這種事嗎?


(Cobra) 我會說大部分被接觸者被千方百計地和諧(謀害)了。


(Alfred) 我聽你說2013年11月23日,有一次頻率的轉變。我想來自銀河中央。是嗎?你能不能說一下。


(Cobra) 好的。我們那時開啟了"Aion門戶"。Aion門戶是重要的宇宙時刻,一股來自M87星雲的能量浪潮,通過我們的銀河中央來到我們的太陽系。從佔星學來說,這正是天王星-冥王星方形的高峰時刻。這是通過意識革命,讓最繃緊的地方開始舒緩下來的時刻,尤其是金融系統。正如你可能知道,這個門戶開放後幾個小時,與伊朗的一份歷史性的協議就達成了,這在之前許多年都是不可能的。這是一次重大突破。


(Alfred) 所以一方面,與伊朗的歷史性協議是一次突破,但你也說到所有人聚集到南非曼德拉葬禮上是一個煙幕。你會這麼描述嗎?


(Cobra) 是的。


(Alfred) 你能不能更深入地談一下"事件"如何開展,說一下你所見的這些不同勢力如何調整並踏入2014?


(Cobra) 出於各方面原因,我不能說給出一個時間表。因為人類的思維有著依附某個時間表的傾向。現在這是一個非常動態的情況,事情可以在任何時候發生變化。可能仍然需要花上好一些時間,也可能一分鐘之內出現改變。比如,上個周末的一些發展,幾個月前沒有預計到,所以本來要花幾個月的事情在幾個小時內發生了。這真是非常快。

我期望最終的勝利能很快發生。當事情開始發生,沒有人和沒有事物能阻止它。這將出乎每個人預料。它無法在事前預計,也不得不是這樣,尤其是這樣讓陰謀集團沒有辦法採取反制措施。他們將出其不意地被徹底帶走。這裡關鍵的因素是光明勢力要控制大眾傳媒,因為當前這個行星上,大眾媒體塑造了人類意識。只有這樣人類才能為第一次接觸做好準備。


(Alfred) 你能不能解釋一下"光明勢力"是什麼?


(Cobra) 我們在行星表面,地表以下,地表以上都有光明勢力。各個秘密組織已經在地表為行星解放工作了很長時間。你在主流媒體上看不見他們的消息。你可以在另類媒體上了解一點關於他們的事情,但大部分仍然被掩蓋。

比如說有不同的龍組(Dragon groups)。他們有一些是完全的正面,有一些亦正亦邪,有一些是負面的。又很多有聖殿騎士組織(Templar groups),其中有一些非常正面,有一些正邪混合,有一些是負面的。還有其他一些我不會說出名字的組織,他們也是正面性質的。我只能簡單提及一兩個,這是星星的兄弟手足Brotherhood of the Star。

又有一些組織完全在幕後工作。比如,有一個組織位於非常偏遠的地方,遠離任何文明,沒有任何手機,完全在網格之外。

然後我們有抵抗運動在地表下面,與阿加森網絡一同居住在下地基地。抵抗運動是物質(層面)的自由鬥士,而阿加森網絡更偏於精神方面。

在星球地表上面,有來自銀河聯邦的各個正面外星種族。


(Alfred) 在所有這些勢力裡,人類的主權如何得到保護?


(Cobra) 這是事情花了這多長時間的一個主要原因。因為光明勢力不會入侵。他們需要被邀請invited,他們已經被邀請,這將成為貫穿於整個過程的合作關係和對話。所以沒有什麼會被強加於人類。每一步都會有談判,因此人類的主權會得到保護。


(Alfred) 我意識到我們已經在探究一些細節。讓我們退回一點,你能否向我們展示"事件"是什麼,稍微向我們形容一下?


(Cobra) "事件"是突破的時刻,解放的時刻。我們的行星已經在過去25000年處於隔離狀態。這個狀態是負面ET種族強加於人類的。我們一直處在一個封閉系統裡,根據物理學,一個封閉系統傾向產生熵,越來越多的混亂。這正是我們星球當前的情況。

如果你把一個生物體放進小盒子裡,它就會開始變壞,這就是人類的現狀。我們已經在這個小盒子裡太長時間。所以"事件"就是這個盒子打開的時刻。第一道光開始照進裡面,揭露裡面有什麼。

然後我們不得不把盒子裡的東西分門別類。我們要移除人類的畸形,不正常的部分。我們要治癒剩餘的人類。我們要恢復生態系統,所有這些將會與行星外面的正面光明勢力合作完成。他們會在幕後工作。他們不會走在前線。他們將是顧問,老師,指導者,但開始的時候他們不會扮演一個積極的角色。

人類仍然需要學習自己的課程,塑造自己的命運。他們將支持和指導,沒有每一個人類的積極參與,這是不能發生的。


(Alfred) 那些把自己看作光之工作者,覺醒的靈魂或者進步者的人,他們可能不能完全與這個信息相協調,可能才剛開始知道有一個實際計劃,一個實際目標。他們如何參與這個過程並且保持知悉?通過心靈感應,冥想或者其他方式?


(Cobra) 靈性覺醒是一個個人和個體的過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所以我不會給出任何指導,但我要說那些開始覺醒的人,他們開始有一個正在到來的黃金紀元的概念。這是所有光之工作者和戰士的共同目標。黃金紀元對不同的人可能意味著不同的事物,它可以是第一次接觸,新技術,愛與光,或者同一個進程的其他事物。

每個人類都能做他們力所能及的,以促進這個目標,讓事情盡快發生。我們有各種方法。我們有博客,我們可以在Youtube上放視頻,我們可以創作音樂,我們可以覺醒並以各個方式互相支持。


(Alfred) 在這個進程中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


(Cobra) "事件"之前我是抵抗運動的發言人。"事件"之後這將改變。但在"事件"之前,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


(Alfred) 我們如何支持導致"事件"的能量?我們能做什麼?


(Cobra) 有很多事情我們可以做。第一是傳播真相,把和諧的共振波傳給人類心智。人類心智已經被深深地洗腦。許多虛假信息來自大眾媒體,來自另類媒體的虛假信息代理人。因此每塊真相的小寶石都是價值連城!這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事,去傳播,擴散和支持真相。

第二是參加每周解放冥想。這些冥想特別有助於清理非物質層面,移除所有負面蜥蜴人,為物質層面帶來突破。當有足夠的人支持,大規模冥想就有巨大能量。當這些冥想達到關鍵臨界人數,我們就能對地緣政治局勢有很大影響,正如科學研究証實的那樣。


(Alfred) 我無意發現一個網站是關於這些每周冥想的。那個網址是什麼?


(Cobra) 很可能是我的博客,你可以google一下Cobra Portal 2012找到它。


(Alfred) 你現在說的是一個綜合的多維度合作計劃,來自不同維度(地表下的阿加森,人類當中的光之工作者,白帽,地區銀河管理議會,以太的ET,精神維度的存有)許多的智慧實體在工作,這是時代的轉變,我們正來到轉變的頂點,因為我們已經在2012年轉向了。你是這個意思嗎?


(Cobra) 除了這個年份,我完全同意。因為它是一個過程。星門,整個進程的時間窗口,開始於1975年,結束於2025年。這是一個50年的轉變窗口。2025年轉變需要完成。


(Alfred) 關於2025我有一些對應的信息。幾年前我在西班牙馬略卡島一個會議上,與一些演講者在一起。其中一個藝術家,Francisca Blasquez談到一些信息。她去過Dimensionalismo學校,被告知2025年天堂降臨於地球。我們做著一件叫做Grito de Mallorca的事,意思是馬略卡的呼喊,就像一個為2025年的勝利叫喊。1975年發生了什麼?


(Cobra) 在1975年5月25日這個星球上開啟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門戶。這是開始淨化進程的一次能量閃光。這個淨化過程讓地表人類知曉到陰謀集團。在1975年以前,陰謀集團在幕後做著相同的事情,但沒有人知道。1975年後,很多書出版揭露黑暗,也有很多鼓舞人心的書帶來光明。所以整個進程已經在那時開始,只不過是加快了。

去年2012,我們走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我們現在身處"事件"發生的最有可能的時間裡。我們不需要等到2025年。對我們來說現在就是時候作出主要突破。


(Alfred) 是的。我一直跟聽眾們談2013到2025的正面時間線,我也評論過描述相同事情的巧合之處。諾斯特拉德馬斯(法國佔星家)有一首四行詩這麼說:"善良與邪惡之戰開始於1973。"當年就發生"水門事件"。這裡面有什麼內情嗎?


(Cobra) 是的,有。這是另一個地下進程的一部分。基本上發生於60年代的,1965或者1966之後,天王星和冥王星結合成一個星象形態,帶來了"嬉皮士革命"。這是第一個大規模反抗系統,反抗陰謀集團,反抗建制的起義。

隨後這場運動被人為引進毒品鎮壓和操縱了,劫持了整個運動。似乎還不足夠,後來發生了一次來自仙女星系負面勢力的小型入侵,在70年代早期通過地下基地進入。那次小型入侵在1973年達到頂峰。這就是阿波羅計劃被終止的原因。因為仙女星人說計劃需要結束,它只好結束。


(Alfred) 很有趣。現在我看著你最新的文章,你在號召人們投票,你說現在有一個選項。"事件"的其中一個設計是在低級星光層清理完畢前不會發生。是嗎?


(Cobra) 是的。或多或少是這樣。


(Alfred) 你說第一個選項是盡快觸發"事件",因為抵抗運動特種部隊要求我們能否進行一次投票,關於他們的計劃地表人類是如何選擇—詢問的是地勤人員(我們)。"投票的結果不會決定他們行動的進程,但會給他們無價的反饋,讓他們能調整他們的計劃地表人類的需要。第一個選項是"事件"盡快發生,盡管可能對人命和我們及我們家人的人生安全造成遙遠但潛在的巨大風險。第二個選項是等待"事件"發生的最安全時刻,即使這意味著等待相當長的時間。"為什麼人們想盡快觸發"事件"?


(Cobra) 因為許多人類在當前陰謀集團系統下正遭受巨大痛苦。沒有人幫助他們。很多人患上不治之症,而我們已經對所有這些疾病有了療法,但陰謀集團禁止了它們。我們還能夠延伸開去。很多兒童正在死於飢餓。當"事件"發生,所有這些都會被照顧到。這或許是"事件"盡快發生的一個非常好的理由。


(Alfred) 是的。那你是怎麼認為的?


(Cobra) 我的選項是它需要發生在恰當的時刻,這是在非物質層面清理完之前,或許不是準確地在這個時刻,但當所有因素集齊,事情就會非常快。所以我支持這支特種部隊的決心。我們可能還沒完全準備好,但我們可以很快做好準備。


(Alfred) 對。現在,有一個反饋我一直都聽到,我肯定你也聽說過,那就是:"他們一直在談論,然後事情從來沒發生。"我把這個看作為一個謎米(注:meme,一種描述文化傳播的人為設定的基因單位。在諸如語言、觀念、信仰、行為方式等的傳遞過程中與基因在生物進化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相類似的那個東西。)但這是一種相當常見的謎米,它會使人氣餒,甚至讓發佈信息的人感到氣餒。一個人要如何處理這個謎米。


(Cobra) 很簡單。這是對從未發生之事物的心理反應。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的事情總需要發生第一次。比如,登上珠穆朗瑪峰,在有人成功之前那是不可能的。對於"事件"亦同樣。什麼時候我們超越了這個心理障礙,超越不可能性和信仰系統,我們就能創造突破。

我無法給出"事件"的証據,因為它還沒發生。當它發生時,"事件"本身就是証據。對於任何人一生中達到的每個偉大成就也是同樣。直到你去到那裡前,你都沒有在那裡,你無法証明它。這是人們玩的一個心理心智游戲 - 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專注於我們自己的目標,作出一個決定,有很多特定的方法能讓它顯現。我們的決定,我們的奉獻以及這個過程的重複,將導致我們目標的顯化。這是一個科學事實。但可能需要花上一些時間。就是這樣。


(Alfred) J看到你所說的,對我來說似乎有個非常動態的情景在進行著。比如,你說到上個周末的一些事件,你說:關於事件過去這個周末有一些激烈的進展。抵抗運動一支特種部隊,代號RM2M。在星期六當執政官(物質和非物質)的行動有點過火時,他們(打算)在45分鐘之內觸發"事件"。執政官在最後一刻退縮了,阻止了"事件"的觸發,被迫為他們自身的安全和存活進行談判。為了能苟延殘喘,他們取消了Doom33,這是他們在"事件"發生時的報復計劃。" 這是要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嗎?


(Cobra) 不,三戰不會發生。已經被阻止了。


(Alfred) 這裡說"取消了Doom33,這是他們在"事件"發生時的報復計劃。"聽起來非常激烈。你能不能給我們說一下。


(Cobra) 他們的Doom33計劃是要制造盡可能多的破壞。幾年前這個計劃包括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但抵抗運動不讓他們接觸到核武器。我不會討論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但他們成功了。今年他們在敘利亞和伊朗發動戰爭的能力也失去了。所以現在整個計劃已經被拆解。


(Alfred) 你也說到:他們也被迫放棄了對陰謀集團頂層人物的全面保護,那些人物迄今為止都在物質執政官保護傘下進行他們的行動。聽起來陰謀集團的權力范圍正在萎縮。


(Cobra) 是的。


(Alfred) 所以這真的是關於光明,黑暗和權力范圍的事。你能不能說一下幾年來你是如何監視這些,你看到陰謀集團如何萎縮或者猶豫不決?


(Cobra) 這是一個逐步的過程。陰謀集團的權力每天都因為光明勢力的行動而減少。這與行星表面知曉陰謀集團的行為和光明勢力的存在的人數完全一致。每一次主要的行星激活,就有陰謀集團權力的大幅減少。當然,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件,比如上周末發生的事情。


(Alfred) 聽起來你需要休息一下嗓子。


(Cobra) 是的。


(Alfred) 我們非常感謝你今天到來分享這些,我們希望未來隨著事件的進展,你能再來我們的節目。


(Cobra) 謝謝你給我這個機會,希望每個人都能看到光的勝利!


(Alfred) 謝謝,再見


(Cobra) 再見。

1 comment: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