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6, 2016

柯博拉採訪 by Rob Potter 2016年1月26日

Cobra Interview 
with Rob Potter 26 Jan 2016



Rob – 好的,女士先生們。我們又請來了Cobra,在開始之前我有幾個通告。很多人總是給我發來多個問題。請大家把你們的問題保持在3至4個,我會很感激。還有,如果你不是來咨詢,而是質疑一些youtube視頻,書籍或者個人的話,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們要先看看那本書,那個視頻然後再提出具體問題。很多人給我們發來長長的信息要我們自己去研究,然後給出評論。我們不會這樣去評價他人的工作。請大家記住這一點。還有,上個月訪問的時候出現了一些爭論。我們都有不同的觀點,Cobra和我都同意各自保留不同的意見。我們用幾秒鐘來澄清一下這些爭論,而且這也不是Cobra的錯。

我絕對支持Cobra,我知道他的意圖是純粹的。我時常從人們的攻擊中為Cobra辯護,我是他的支持者。我已開過3次會議,也和Cobra合作了很多,我覺得他的信息絕對是驚人和有力的,尤其在控制矩陣的方面。我們以前從未曾對等離子標量場和背後的勢力,以及植入物矩陣這類事情有如此清楚的了解,我想告訴大家我支持Cobra。我們都是大人,對一些形而上的問題我們能夠求同存異。意見不同不會改變我們的使命。這不是關於我,也不是關於Cobra,也不是關於我們的差異或者人類視野的限制。我們集聚在這個愛與和平的空間,所以我想支持的是那些信息。Cobra你同不同意?

COBRA – 是的,我會說讓我們拋開那些事情,繼續我們的使命。

Rob – 謝謝。過去幾個星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Cobra出差了所以推遲了訪問。我們收到很多問題,現在是時候提出了。我們盡量來回答。Cobra,自從上次我們談話以來,Alex Collier來到我的會議,我們又談到這個話題,這是非常及時的。你昨天寫了一篇關於第9行星的文章,這個行星當然就是你所說的抵抗運動的來源,你很精彩地向人們解釋了這個行星的樣子。你又提到我現在正身處的毛伊島,Chimera仍然控制深層地下空間設施,他們會刪除所有這顆行星主要的天文觀察証據,這就能把它掩蓋起來。這解釋了為何我們還沒有太多地聽說這個行星。請大家看看Cobra那篇文章並且繼續留意他的博客。如果不是Alex Collier我不會提到這個話題,你在文中說得很清楚,而這也回答了這個問題的一部分。但我想知道關於Nibiru。抵抗運動有沒有任何信息,並且我想你問一下抵抗運動,是否正如有些人所說的,有其他行星,彗星或者無形的矮恆星正在來到我們的太陽系並且對我們有所影響,比如火山活動這類。

COBRA – 我已經知道答案,而他們也絕對肯定在近未來沒有東西會接近地球軌道,近到足以擾亂板塊活動或者在這個行星上造成任何災難性衝擊。所以我們太陽系現在沒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Rob – 很有趣。我剛剛訪問了Randy Kramer,第二部分的訪問很快放出。他是秘密太空計劃的人員。他確認關於Nibiru的信息,並且說它每3600年來一次。他說再過1200年它可能也到不了這裏。根據我看過的Billy Meyers的筆記,外星人已撞擊了這個星體,它的軌道改變不會對地球造成危險。你說到引起擾亂,是否可能有什麼大的東西正在來到這個太陽系,但不會引起板塊或者天氣之類的改變?

COBRA – 按照我的理解,沒有天體會對地球造成破壞。現在發生的是銀河脈衝的開始,銀河脈衝每26000年發生一次,當然已經影響到這個行星的天氣系統。

Rob – 我想提一下馬布里和阿拉斯加海岸對開最近發生了一次地震。你能否告訴我們馬布里的地震是自然的還是在那裏的地下入口有什麼事在發生?

COBRA – 那裏沒有非自然的事情發生。

Rob – 好的,大家應該聽到了。Cobra已說明沒有天體到來,Nibiru的事情是不正確的。Cobra,11月份在美國出現很多輻射高峰,私人研究者已証實出現很多輻射峰值。你有沒有什麼要說的?這是不是來自福島的,你有沒有關於從11到12月美國西部輻射的信息?

COBRA – 這不只發生在美國西部。在美國各地都有,這些和福島沒有關係。我會說這更多和負面軍隊的實驗有關,不幸的是其中一些輻射高峰是真的。它們不是非常危險,但仍然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沒有理由去害怕,但人們知道這件事是好的,任何公開機構獨立監測也是好的。所以人們事先用測量工具監測放射性是不錯的主意。

Rob – 你在之前的文章裏談到很多正面的金融系統的新發展。能不能說一下正在發生的進展,或者最近三個星期以來人民幣成為國際交易貨幣,這裏有什麼計劃。道瓊斯和波羅的海指數已經下跌,這顯然是一個不斷消耗的狀況。給我們說一下金融系統正在發生什麼,有什麼我們能夠期待?

COBRA – 是的,同樣的進程在過去幾個星期仍然繼續。在背後有很多準備工作,復位一籃子貨幣讓它們在重置發生的時候更平等和平衡。在金融戰線東盟正在加強。通過壓低油價,針對陰謀集團的攻擊也在繼續。石油是他們其中一個主要收入來源,這就是為何油價下跌得這麼快能使他們屈服。當然還有政治和軍事戰線。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這是緩慢的因為事情需要小心進行,不能觸發陰謀集團任何不需要的反應,所以我們要以每個人都能跟上的方法進行。

Rob – 有一個在平台交易很有勢力的人聯繫我。他告訴我一些人被資助了。我問是誰?他說奧巴馬剛買了一棟大宅,我想是在卡塔爾。我在想為什麼他會被資助?我說這是壞人資助的。你知不知道是否有正面仁慈的組織也獲得資助?

COBRA – 沒有,你所聽說的那些項目只是壞人給奴才們一些錢財好控制住他們。這和金融重置無關,和我們所期待的無關。這是完全不同的。

Rob – 我問最後一個金融問題,緊跟著可能還有另一個問題。有些人很迫切從銀行裏把他們的錢拿出來。你認不認為這是好事。這種迫切會不會煽動恐慌,或者人們應該要慢慢從銀行把錢取出?

COBRA – 我很久以前就說過,把你的錢從銀行裏拿出來。第一,放那裏不安全。第二,如果你把錢存銀行,就是給陰謀集團無息貸款讓他們的控制機制能繼續下去。

Rob – 好的,各位如果把錢拿出來要保存好。你可以用聚酯薄膜包起你的錢,這能防止陰謀集團的機器讀出你屋子裏藏有多少錢,他們真的有這樣的機器。那些美元裏面的微芯片,在你駕車通過收費公路的時候能透露出你車內有多少錢。這個技術已經存在。現在我們轉換一下話題。這個問題引用自一個科學家。他給我發來他的文憑,但我覺得我要問一下。"根據當前的科學理論,地核熱源可能來自衝撞地球的小行星的增生物"。對我來說這有點不可信。我的問題是,地球質量和永恆的熱量是不是小行星增生物的結果,或者這裏面有更多的原因?

COBRA – 是的,有更多的原因。這個宇宙每個星體的原始熱源來自原始奇點original singularity。原始奇點不是一開始就有,(宇宙)大爆炸不是某個發生在很久以前的爆炸。在這個維度和更高維度之間有某種超維隧道被建立,使得能量的連續流動成為可能,這能量不只是和物質層面有關的能量,這是科學家們在描述天體的能量動量和角動量angular momentum有時會遇到困難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某些能量不符合他們的等式。我會這麼說,因為這不是來自物質層的能量。換另一個說法,行星中心是一個門戶,能量來自那個門戶。

Rob – 謝謝。這裏有一個來自我們2012年埃及冥想活動的成員的問題,那些被黑暗控制的重要漩渦點是不是用負面寄生體,以太技術進行防御。如果是,能不能告訴我們盡可能多詳細的信息?

COBRA – 是的,這些漩渦以(負面)實體和科技加固,首要的科技是等離子層的奇異夸克炸彈,這使得那些漩渦很牢固。

Rob – 很明顯其中的一些漩渦正在失效。這些漩渦是不是與地球的天然節點或者地脈有聯繫。

COBRA – 是的,所有漩渦是互通的。

Rob – 隨著行星頻率的轉變,新的地脈線正在形成,這些漩渦會不會因為地球頻率的轉變而失效,或者人為地轉移至新的線上?

COBRA – 只有負面的漩渦將會溶解。它們會消失或者轉變為正面的漩渦,所以時機來到時行星上將不會有負面漩渦。

Rob – 給我們說一下關於物質層的衛星等離子標量場網絡以及地球控制矩陣技術的最新情況,上個月是否有任何重大的進展?

COBRA – 在物質層面有一些進展,但很遺憾等離子層方面還沒好,遠遠沒有。

Rob – 能否告訴我們極低頻電波ELF的情況,這電波攜帶一種干擾場進入美國的每條電力線路,過去和現在都是這樣。思想控制矩陣的低頻電波是不是仍然游走在每個人身體的電子系統裏?(注:科學家本質上承認,神經系統是根據電子設計來建造。若不借助電子術語,便難以闡明神經系統的運作。)

COBRA – 是的,仍然是這樣。因為電的等離子層面,正如一些人所稱的,一種無形的電流仍然在那裏,這個問題還沒被解決。

Rob – 這真是不幸。現在我有另一個問題,我不肯定這個人想問的是什麼。我們同意人工智能AI是非常先進的技術,這是受人控制的,並且只要關閉了程序就不會再有問題。問題是,真正的AI會不會扮演成一個建筑師,透過我們的潛意識和眼睛,通過取悅人方式局部化波粒子來構建或創造我們被允許所見的世界。換句話說,我們所見的是....用Yogananda的話來說:這是一場夢,你死去後將從真實中醒來,但這一世是一場夢。我們的世界有沒有被控制至這個程度,以致我們其實在看一場由黑暗勢力所控制的電影?

COBRA – 沒有控制到這個程度,這是不對的。

Rob – 那控制到什麼程度。

COBRA – AI技術的軟件方面是生物存有,Chimera創造的。他們創造人工智能作為工具幫助他們控制著這裏。AI不是問題,主要的問題是存有的自由意志走向了負面。AI的問題在於它能被人入侵,抵抗運動在AI方面沒有問題。他們在自己的環境裏能完全掌握AI,一旦關鍵臨界人數願意用他們的自由意志支持那個決定,他們在這個環境下也能掌控。

Rob – 謝謝。一個更深的問題。黑垢black goo是什麼,這是不是真的。一些超級士兵說他們回憶起被人注射過一些黑色的物質。這是不是納米技術?你能否解釋一下?

COBRA – 是的,這個技術確實存在。在某種意義上這技術是危險的,但已經得到處理。那些東西不總是黑色,有時是深綠或者褐色。很多不同的顏色來源。它實際上是AI程序控制的充滿納米機器的生命液體。但抵抗運動已經完全破壞了它們的(存在)環境。現在這個所謂的黑垢可能只在某些非常深層秘密的負面軍隊計劃裏成為問題,在其他地方不再是問題。在"事件"發生時這些將會徹底地清理。

Rob – 這是好消息。雖然黑垢並非不存在,但在地表上我們不用擔心。我意思是如果黑垢技術應用開去,很多人就會有麻煩。Cobra你有沒有其他補充?

COBRA – 是的。這不會發散開,因為一旦陰謀集團嘗試這麼做,抵抗運動將會做一些事來徹底根除它。現在黑垢只能存在於非常非常受控的環境中,就是負面軍隊控制的某些地方的非常特殊的環境中。在開放的地表它們不能存在和發展起來。

Rob – 好的,這確實也是好消息。我剛剛訪問了Len Horowitz,採訪還沒更新上去。這位傑出的牙醫由於他的才智而成為病毒學方面的專家,他揭露了艾滋病並注意著陰謀集團的疫苗計劃。不幸地最近有孩子受到疫苗的禍害。很多疫苗武器化的事情繼續發生。比如最近登革熱被武器化,他們關閉了夏威夷部分地方,似乎在繼續散播疫情。Cobra你能否說一下這些持續進行的計劃。它們似乎永遠不會太成功,但給了人們很多恐懼。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看到這些病毒和疫苗的盡頭?是不是仍然有微型芯片在疫苗裏?

COBRA – 不,不再有微芯片,但疫苗是致命毒藥。這不是能一笑置之的。這要堅決鬥爭,所以人們需要傳播關於疫苗副作用的消息並發出他們的聲音。

Rob – 我們有時收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問題。我們有一個問題關於波蘭的一些轉變。人們想知道那個領導人是不是陰謀集團的人。波蘭發生了什麼。他們提到幾件不同的事。你能否告訴我們關於最近發生在波蘭的一些熱點。

COBRA – 就像其他人一樣,我們不得不通過那個領導人的行動來進行判斷。在任何特定的時刻,一個領導人是不是陰謀集團或者和陰謀集團有沒有聯繫不是那麼重要。環境會測
試他,因為即使很多那些政治領袖不是陰謀集團的一部分,也會屈服於壓力,他們會不夠堅定。所以我們要看看接下來幾個月那裏的情形。

Rob – 謝謝。挪威有沒有主要的漩渦點或者內部地球的入口。

COBRA – 是的,當然有。

Rob – 能不能說說那些地方。那裏有什麼人或者什麼情況?

COBRA – 挪威有非常強大的昴宿星能量,但不幸的有一些負面軍隊基地在監視和控制那裏的昴宿星人活動。由於昴宿星人的原因他們精確地部署在那些地方。

Rob – 謝謝。我想讀一下這個人的問題,他一直關注你但對一些事情感到困惑。我先讀一下整個問題然後你來回答。"我在你的網站上看了Cobra的訪問,看見你提出同性戀的問題"Cobra回答:大部分情況裏性能量被執政官操縱,當性能量受到創傷不能以男女關係表達時,就會以這個(同性戀)形式表現出來,但不總是這樣。有沒有可能相同性別的兩個存有有著一種靈魂連接,也能以一種性關係表達?"這個人又說,我作為一個同性戀,唯一使我傷心的是說異性戀是健康的就好像說同性戀是不健康和不自然的。"雖然他說大部分情況沒有被操縱。"當我能終於能愛自己之後,我不得不聽說我可能是不健康和受到操縱的,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因為女人對我沒有吸引力。我不知道,我現在很迷惑。這讓我落淚。能不能讓Cobra對這個問題進行一個更大的討論。"我想先為Cobra作一個開頭,人們需要愛自己,許多的同情和理解是需要的,人們要停止評判他人。你能回應一下這位先生?

COBRA – 好的。我沒有評判他。這是他出於個人決定的個人選擇。我沒有說哪種關係是健康和不健康。這是他個人的事情,我不會深入談太多。但我想說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宇宙的締造者是一男一女的極性。這就是為什麼我提到健康的男女關係。我也說過兩個相同極性的靈魂,比如兩個男的如果在靈魂層面有一種聯繫,他們能有健康的伴侶關係。

Rob – 謝謝你的說明。這裏有一個問題你回答過,但不是每個人都聽到你說。很多人對Cintamani石有非常正面的體驗。一些有石頭的人7天24小時一直佩戴著,他們經歷了巨大的情緒波動,時起時伏,有時生氣。你能不能描述這個石頭如何清理人們的情緒。這是不是它主要的功能。對於那些對石頭有強烈情緒反應的人,你有什麼建議,能否解釋一下這個問題如何發生?

COBRA – 如果你有一塊Cintamani石,你需要明白它將把你放到一條加速成長的道路上。它會把你放到一個加速的淨化過程中。這是一塊強大的石頭,它不只是死的無機物,而是有能量的活物。它不會給你帶來任何負面東西,但它會挑起你內在任何東西,讓這些東西更明顯以便你能看到它,觀察它和釋放它。對一些人來說這意味著釋放強烈的情緒,對一些人意味著釋放信仰系統。有時這取決於石頭的攜帶者,所以如何和這塊石頭相處沒有規則。你需要與它交流。它是活的,不只是一塊物質。它是非常有智慧的響導,幫你通過一個過程,但你要知道這個過程有時會很強烈。

Rob – 在早年與昴宿星人的接觸中,我偶然見過這些東西。它們是堅硬的晶體,有一種振動場。它們有記憶,可以與人類身體互動。你能否談一下這些晶體和他們的金字塔形狀。它們有一種生命能量。當緊握在手的時候會製造電流,但人們很難理解這些晶體有意識的一面。你能否談談它們的意識水平,這些晶體,石頭,還有珠寶,綠寶石,鑽石和藍寶石,它們都有某種波能。這種共振是如何發生的,這裏有科學原理是什麼。

COBRA – 有三個方面。首先是以太方面,總是有某個天使般的存有連接著特定的石頭,透過那個石頭傳送能量。如果要談更物理的層面,有很多等離子電流通過晶體,因為晶體結構傾向於製造一種共振場域,等離子在這個場域的流動與其他媒介相比有點不同。所以它製造出一個獨特特殊的等離子環境,幫助那個特定晶體具有某種特性,這在其他環境中是不可能的。

Rob – 謝謝。人們問到關於顯化和祈禱。你如何描述一個深深渴望與我是臨在連接的人是怎樣的。他們會如何做,精神上如何準備,你有什麼建議給我們。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程,但你如何描述怎樣準備進入我是臨在的狀態。

COBRA – 這是一個精神過程,發生在寂靜silence和虛空void裏。所以我會建議騰出一些時間和物理上準備一個空間,然後臣服並待在那寂靜和虛空之中,事情就會開始發生。

Rob – 非常感謝。最近希拉莉.克林頓的特工,私人保鏢,其中4人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你知道點什麼?

COBRA – 因為他們想說話,你知道她有很多秘密不想讓人知道。

Rob – 謝謝,很簡明清楚的直接回答。這讓我們來到下一個問題。我接觸到一個人,他有點像Randy Cramer(注:一個秘密太空計劃的告密者)。他失去了自己的記憶。他還不想公開自己的身份,但他告訴我他在9-16歲時在陰謀集團秘密派對上當過性奴,那些派對就像Stanley Kubrick執導,Tom Cruise主演的那部Eyes wide shut(大開眼戒)一樣,那些精英舉行恐怖的性派對。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他,但這個人聲稱他後來成為了腦控性奴,他談到好萊塢明星來到這些派對,他們一些人是克隆人,然後他們在儀式中受到虐待等等。他說他們非常古怪,包括迪克.切尼,他殺死了21個複製體。我相信這些事是有可能的,但有點好奇。

COBRA – 這不只是可能,這些事真實地發生過,尤其從70年代末至2001,02年。

Rob – 所以這些凶殺現在不再發生了?

COBRA – 為那些儀式而進行的複製現在沒有了。

Rob – 好的。那這個人說這些事情是最近的,但你說不是。他可能想起的是舊記憶,或者其他?

COBRA – 他說最近?他是怎麼說的?

Rob – 他說的是最近,實際上他說那個著名的黑人喜劇演員Bernie Mack突然死了,他是被帶到其中一個派對上。你知道他們會逐漸把這些好萊塢演員拉得越來越深,如果抵抗的話就活不長了。據這個人所說,這個黑人演員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隨後他被移送出陰謀集團的儀式,第二天患上腦動脈瘤死了。

COBRA – 是的,那些儀式確實發生過,但不再牽涉到複製人。

Rob – 讓我們來看看歐洲最新的形勢。這裏有一個問題,你之前似乎指出有一些非常邪惡的人假扮難民進入歐洲,他們能被很光明勢力很容易識別和清除。但強姦案發生了,你能否談談清除這些混進歐洲大陸的敵對穆斯林分子的新進展。

COBRA – 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是高度機密。

Rob – 好的,但他們顯然正在努力。

COBRA-是的。他們不能馬上把什麼都清理掉,但他們正進行更長遠的計劃。正如我所說,現在這是非常非常敏感的問題。

Rob – 是的。我不時地查看主流媒體。我沒有聽到太多信息,當然我不在歐洲,我不知道那裏的情況,是不是有人在推動種族關係緊張。我還沒有聽說到太多,但這些可怕的強姦案正在發生,正如他們在埃及所做的那樣。這是對人類生命,尤其是對這個行星上的女性振動能量的嚴重無禮,這類暴行是令人心碎的。一般人能做什麼來幫助女神冥想?你覺得在街上燭光守夜如何?有什麼非暴力的方法讓我們喚醒人們關注這個形勢,讓它不會在世界其他地方升級。

COBRA – 首先那種女神冥想能為這個局勢帶來更多平衡,然後是支持女性,尤其要給予那些成為目標的人盡量多的支援,特別是生活在那個地區的人們。

Rob – 謝謝。我一直有收看Corey Goode的訪問,我想我看到第11,12集。他說了很多信息。我很尊重他的信息,但他還未評論正面聯盟和那些仁慈的阿加森網絡。他沒有那種信息和那類接觸。這個問題問Cobra如何看待Corey對宇宙和地球上AI納米機器的說法。你是否認為在宇宙其他地方仍然有這個問題。

COBRA – 沒有。這個AI納米機器的術語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等離子網絡,同樣的東西有著不同的術語。

Rob – Cobra,我想你評論下面這個問題,我肯定你知道這方面。有一個等離子以太場連接著很多善良的銀河聯邦勢力的電腦和科技。我所理解的是,這是一種安全保護技術,與受操縱的AI相反。這個技術連接了遍及宇宙的愛與光的等離子場,能阻截任何電腦或者任何負面行為。換句話說,如果落入壞人手中,光明勢力的科技不會用於壞的用途。有沒有這樣的一種科技?

COBRA – 是的,當然有。等離子不全是壞的。當然有正面的等離子網絡,光明勢力利用它創造光之銀河網絡,無法被人誤用。

Rob – 是的,我覺得我們很多技術雖然仍在初級階段,但我們很多神聖幾何結構,水晶,星門等等實際上與這個網絡相協調,並且加速這個解放過程,是嗎。

COBRA – 是的,很對。

Rob – 謝謝。這裏有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你可以回答得短一些。有人想知道摩門經背後的真相。首先我們來談談摩門經和Joseph Smith(注:摩門教創始人)的經歷。他是不是與真正的仁慈外星人接觸,Joseph Smith原本的信息對人類來說是不是益和有價值的?

COBRA – 最初的接觸是真實的,當然後來馬上被秘密地扭曲了。

Rob – 下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的高我指導不在做夢的時候與我們進行開誠的對話,幫助我們認清現實的真相,正義與邪惡的真正戰爭,以及我們的生命?

COBRA – 其中一個問題是植入物精確地阻止這種連接的發生。當所有植入物,帷幕,等離子網絡等所有這些被清除後,在個人和高我之間將有更強大的連接關係,這將是更自然的事。

Rob – 所以清明夢這類在"事件"後將越來越多,讓我們和高我有更多的接觸,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Alex Collier最近說我們沉睡的DNA開始在一個比以往更高的水平振動和醒來,顯然小孩在這方面非常強大。你能不能談談DNA,當隔柵拆除,我們能否與自己重新連接,我們的DNA會否加快成長,讓我們能有一個統合而不是分離的精神狀態。

COBRA – DNA只是意識擴展的結果,所以將要擴展的是我們的意識,然後DNA將會調整到這個新的頻率。

Rob – 這裏有個基本問題,我有點興趣。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前,意大利軍隊入侵了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流亡。很多人注意到他的講話預示了二戰。對埃塞俄比亞的侵略仿佛是梵蒂岡VS埃塞俄比亞正教會。因為我們知道梵蒂岡與執政官有關,那麼這次戰爭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什麼。

COBRA – 耶穌會在幕後,他們當然想要強加自己信仰到他們的現實中。這個行星上每個國家都有思想編程,這就是為什麼意大利會入侵埃塞俄比亞。

Rob – 70年代共產政權接管了埃塞俄比亞,他被共產黨隔離軟禁。他走進一間教堂祈禱後便失蹤。有沒有可能是正面勢力帶走了他,或者他被謀殺了。關於他的死亡和失蹤有很多說法,你知道些什麼?(注:海爾.塞拉西死後很長一段時間裏遺骨下落不明,直到1992年門格斯圖政權崩潰後,才在舊宮殿的地下挖出。)

COBRA – 根據我的信息他是被負面勢力帶走的。

Rob – 在跨年夜迪拜發生了摩天大樓火災。在火災發生前有人看到UFO。能否談談這件事。當然火災沒有讓大樓倒塌,但這整個摩天大樓著火,很多人死了。你對這件事有什麼信息。

COBRA – 這是陰謀集團的行動,給這個行星上灌輸更多的恐懼和降低頻率。

Rob – 謝謝。現在北韓聲稱引爆一個氫彈。多數人不相信。這是不是陰謀集團一次普通的地下核試,製造更多的恐懼?

COBRA – 是的。那完全不是一個氫彈。

Rob – 另一個問題,關於你不久前說到的總體計劃,他們想知道有什麼新的信息,你不需要談到所有方面,但你有什麼要點想說一下?

COBRA – 但你需要提出具體的問題,他們指的是總體計劃的哪個部分。

Rob – 對,他們需要問的詳細一點。讓我們跳到下一個問題。有一個女士寫了一封(給教宗的公開)信,你可能聽說過她。這是一封寫得很好的信,在結尾她署名Anna Wilhelmina Sophia von Reitzenstein von Lettow-Vorbeck。這封信號召結束金融系統。它寫於2014年,很多人因此團結起來。對此你知道些什麼?

COBRA – 我需要看看那封信才能評論.

Rob – 你能否談談(敘利亞)阿勒波100英里內的哥貝克力石陣Gobekli Tepe的意義。JJ Hurtak很久前曾提到它,這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他希望戰爭不會波及那些神聖的遺址。你能否談談哥貝克力部落意義。(注:哥貝克力遺跡至少有一萬二千甚至是一萬三千年的歷史,比金字塔還要早八千年出現,是人類至今在地球上發現最早的文明遺跡之一。)

COBRA – 在亞特蘭蒂斯陷落後,他們馬上有了自己的巨大發展。遺憾的是他們並非和平的女神崇拜者。他們與他們的天龍星君主有著強大的聯繫,但他們在地上留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遺跡。我會說10%已經被發現和發掘。

Rob – 談談何露斯Horus之眼的真正秘傳的意義。我聽說這與鬆果體和腦下垂體的關係有關。它有著多維的意義,但你可以簡要說明一下。

COBRA – 它被稱為一眼one eye。一眼是一個維度間的門戶。在它的中間連接了物質大腦和以太大腦以及你的更高維的身體。因為這個內部器官,人類大腦才能寄存思想,這就是為何我們能思考的原因,也是我們能操縱我們的物理身體的原因。它不只是一個心眼inner vision器官,它作為物質身體的一部分,連接著各個環節。

Rob – 談到這個靈性啟蒙的話題,我們知道玫瑰十字會(中世紀末期的一個歐洲秘傳教團,以玫瑰和十字作為象征。該會一直保持神秘,不為外人知曉)被接管了,但玫瑰十字會大量的正面真實的信息我們無法否認。根據一些信息,玫瑰十字這個名字來自晨露。玫瑰代表晨露,十字代表坩堝或者燒瓶。玫瑰十字的圖畫是踏板上一朵帶有露珠的玫瑰。而金色黎明是玫瑰十字會的成員分離出來組成的一個秘密社團。用這個名字是因為它代表仙丹和賢者之石的主要原初物質。還有另一個社團叫晨星,指的是金星。當月亮落下太陽升起,你能看到晨露在最高水平。你能否談談晨露如何用作為一種神聖物質,或者仙丹(煉金藥)等。

COBRA – 這個問題顯然來自一個對神秘學很有研究的人,因為晨露是某種精華的代號。我不會說太多。我只能說一些圈子稱晨露為第16種顏色。

Rob – 你能不能談談它如何使用,或者你是否知道這方面。

COBRA – 是的,我知道,但這些不是能在電台節目裏公開講的。如果那個人給我發郵件,我可以私下與他討論。

Rob – 我想問一下法蒂瑪事件,這是如何發生的。但我記得很久前我們已經問過這個問題。你能否談談為何法蒂瑪第三個預言沒有被揭露,能不能告訴我們這個預言是什麼。

COBRA – 這個預言沒有被揭露,因為它說的是羅馬天主教的來源以及如何破滅。所以如果那個預言完整地公開,這實際就是揭露羅馬天主教如何建立的真正背景。

Rob – 好的,謝謝。最後說一下,在介紹頁面一些人想找到Cobra的訪問。這個月我們很清楚地劃分了簡介和訪問記錄。如果你想閱讀文字記錄請往下拉。非常感謝收聽Vicory of light。我想再次表明我對Cobra的使命,他的工作和信息的支持。我們有不同的專業領域,希望我們一起能把這些拼圖拼接起來。Cobra和我之前已經說過,我們都同意這個信息非常重要,提升你的頻率很重要的是與真善美的源頭連接,並且不要對我們所目睹這些巨大轉變感到害怕。謝謝Cobra的到來。你最後跟聽眾有沒有什麼要說。

COBRA – 是的,我有一些信息想和人們分享。第一,繼續每週事件冥想。第二,那些感到受指引的人們可以繼續歐洲冥想,這些冥想仍然是需要的。冥想的指引可以在我博客的右邊找到。我有很多信息在時間合適時將要公開。我不知道條件什麼時候成熟,在這之前人們不得不保持耐心,因為很多事情我現在還不可以說。我希望情況很快得到改善,但我無法保証什麼時候會發生。

Rob – 謝謝。另外和紅龍大使合作的Louise Polennza希望我們提一下她有一個全球和平冥想,她希望聯合一群人來進行。我們無法正式地幫忙,你出差回來的時候時間太短無法組織。但所有和平冥想都是好的,這是來自Louisa的和平呼喚,這是非宗教的,也不是支持有關金融方面 。然後我想感謝大家,光的勝利。再次感謝Cobra,我們能各自保留不同的意見但我們都為行星解放的共同使命而努力。謝謝Cobra。

COBRA – 非常感謝。

Rob – 光的勝利,我們下月再見。抱歉這次訪問這麼遲,Cobra離開了幾乎10天。我們會盡快更新,再見。



SOURCE: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q-a-with-cobra-january-26-2016/

erttq0101 翻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