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8, 2017

柯博拉採訪 by Prepare for Change 2017年2月7日

Cobra Interview
by Prepare for Change February 7th 2017



Lynn – 歡迎Cobra來到我們2017年第一個採訪。今天是星期四,2月2日。你今天的主持是Lynn和Aaron。

Lynn – 第一個問題是一位歐洲先生提出。他說:如果我發現我與非常負面的實體有個人聯繫/連接,比如說與一個很快會被送到中央太陽的高級天龍人,或者與Yaldabaoth有聯繫。如果我(通過冥想)完全同意我的這部分(與負面存有的連接)在中央太陽分解。這麼做會不會隨後在"現實中"發生在那個天龍人或者那個章魚身上?

COBRA – 實際上不會,因為這意味著內在發生的總是會直接反映到外在。所以如果某個負面實體,或者說一個天龍人或者執政官將要在中央太陽分解,不代表這一定會反映到你的內在。

Lynn – 他繼續說:有一個邏輯說一切發生於我外在的也在我的內在。如果不是全部,但我也創造了自己的實相/現實,所以我內在必定有一部分是同意等離子章魚或者一個負面天龍人存在。於是,我能否(通過冥想)摧毀我內在代表著他們的那部分(送到中央太陽)。

COBRA – 我不完全同意這種方法或者這種哲學,或者這種信仰系統。如果外面有一個天龍人,這不意味著你內在與那個外在的天龍人有什麼聯繫。可能有部分頻率的共鳴,但這不是線性關係所以從內在到外在的反映或者相反從外在到內在的反映不是線性的,從來不是。

Lynn – 第二個問題。只是從於好奇,波斯尼亞金字塔是什麼?一次前往那裡的拜訪讓我覺得它們是非常正面的。但另一個文明後來堵塞了那些隧道,現在這些隧道可以自由地開挖。

COBRA – 原本的波斯尼亞金字塔在很久以前建造。我會說那個建筑群在亞特蘭蒂斯時期建造,後來被很多種族用到。在新石器時代時期有人居住。確實有一些負面種族在那裡施加了一些影響,但不是對金字塔,我會說是對那裡的原生能量。波斯尼亞金字塔是行星地表上其中一個非常罕有的遠古遺跡。它們沒有完整保存下來,它實際上是一些自然物的重組,但很明顯曾經有不同的種族到過那裡。

Aaron – Hi Cobra,我是Aaron。我幫Lynn提出這部分問題。下一個問題是:你曾經提到地球隔離的更深層的神秘原因。我們被隔離的原因是什麼?

COBRA – 這只是執政官和Chimera想要奴役我們,因為這是他們生產廉價勞動力的唯一方法。

Lynn – Corey Goode提到的地球內部的"流放者"(因為他們用不慣常以及不被其他團體接受的方式干預人類事務)和Chimera有沒有關係?

COBRA – 沒有。

Aaron – Corey提到的"黑暗艦隊"是不是Chimera的一部分。兩者是同一回事嗎?

COBRA – 不是。我會說黑暗艦隊起源於納粹分離文明,和天龍人合作。由於天龍人在Chimera的指揮之下,所以黑暗艦隊也是Chimera在指揮。

Lynn – 網上有些信息來源展示"等離子雲",但我們看不到等離子層。能否解釋一下等離子層。

COBRA – 等離子層正好在物質層和以太層之間,在某些情況下你可以看見等離子,但從物理視角來看等離子是電離氣體,當然你可以下某些情況下看得到。

Aaron – 為了保持健康,抵抗運動,昴宿星人和其他外星文明有什麼藥物或者科技代替疫苗?

COBRA – 由於他們的意識狀態,他們是健康的。意識狀態創造一個強大的能量場,阻止任何負面以細菌或者病毒的形式進入他們的物理身體。

Lynn – 這個讀者問:當我停用我的WhatsApp賬戶,我感到一種釋放-Facebook和WhatsApp是否真的控制我們的思想?

COBRA – 它們背後的能量架構與帷幕的其他一些方面有相同的來源,所以Facebook和WhatsApp以及很多其他相似的網絡技術以某種方式和帷幕連接,如果你遠離它們,你無疑會感到一種釋放。

Aaron- Blue Beam藍光計劃是不是心理戰,是不是計劃引起"事件"是否發生的混淆?

COBRA – 這是陰謀集團一個真實的計劃,但我會說它的效果相當有限。

Lynn – 有些石頭叫Saffordites, Arizonites, Healdsburgites, Colombianites,和Americanites。這些石頭和Cintamani石有沒有關係?

COBRA – 你提到的是各種形式的玻隕石。

Lynn – 它們來自天狼星同一來源?

COBRA – 不是全部,但有一些是。

Aaron – 這個問題有點長,第一部分是:這些人是哪邊的:比爾.蓋茨,納爾遜.曼德拉,弗拉基米爾.普京,朱利安.阿桑奇。

COBRA – 你需要一個一個來。比爾蓋茨是負面的。曼德拉,普京,阿桑奇是正面的。

Aaron – 他問:現在有很多矛盾的故事。你能否告訴我們哪些是真的。我想你已回答了這個問題。比爾蓋茨是陰謀集團的傀儡還是支持拿下可薩黑手黨?

COBRA – 他和陰謀集團有非常多聯繫。

Aaron – 維基解密和阿桑奇是不是假的,或者他們的信息來源可不可信?

COBRA – 他們不是假的。他們只是理解有限。他們基於他們對局勢的理解揭露他們能揭露的,但他們沒有更深入的情報。

Aaron – 這個提問者繼續說:普京是被羅斯柴爾德男爵控制,還是服務於光明勢力和昴宿星人?

COBRA – 他肯定不是受羅斯柴爾德控制。

Aaron – 他為光明聯盟和昴宿星人服務嗎?

COBRA – 是的,當然。

Aaron – 有一張照片顯示曼德拉穿著馬爾他騎士的服裝,另一張是與大衛.羅克菲勒的合照。他是不是跟梵蒂岡和陰謀集團密謀?

COBRA – 不是。他偶然遇到他們不代表他同意他們所做的或者聽命於他們。

Lynn – 下一個問題關於內部地球。這個讀者說:我問這個問題可能很荒謬。但我做過一些研究,我很好奇想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尼古拉.特斯拉是不是成立/加入了一個叫Plus Ultra的秘密社團?

COBRA – 是的。

Lynn – Plus Ultra可能和抵抗運動或者內部地球有關?

COBRA – 和抵抗運動無關,因為抵抗運動在那個時候還不存在。是的,它和內部地球有關。

Lynn – 關於內部地球,2015年的電影Tomorrowland明日世界和阿加森或者內部地球有沒有關?

COBRA – 某程度上是的。

Aaron – 下一個問題是:你說過你從未失去你的記憶以及和源頭的連接。你從未忘記你的使命。為什麼?

COBRA – 因為這是我的選擇,我的決定。

Aaron – 他繼續問:為什麼你沒有忘記,但其他人忘記了?

COBRA – 因為他們作出一個不同的選擇和不同的決定。

Lynn – 我們是否真的有選擇,或者那只是某些強加於我們的東西?

COBRA – 不管所有的壓力,總會有一個選擇。

Lynn – 你意思是我們可以說"不"?

COBRA – 是的,那些確實說過"不"的人現在已經不在這裡了。

Lynn – Fatima Secrets法蒂瑪(三個)秘密如何幫助人類?

COBRA – 並非人們所希望的那個程度,並非很多人想相信的那個程度。

Lynn – 最後的那個秘密仍然沒有公開?

COBRA – 是的。

Lynn – 仍然被隱瞞著,是嗎。

COBRA – 在某些圈子裡是的。

Lynn – 最後的那個秘密是否關於天主教會和他們的思想編程?

COBRA – 更多是關於與ET的關係。

Aaron – 下一個問題:耶穌基督如何渡過這2000年?

COBRA – 作為一個揚升存有渡過。

Aaron – 他繼續說:他作為一個揚升大師,今天仍然活躍於這個行星嗎?

COBRA – 是的。

Aaron – 耶穌和教會的關係是什麼?

COBRA – 他嘗試把盡可能多的光帶到那些地方。

Lynn – 你說過地球"外面"更高的層面不安全。現在行星地表是否更安全一些?

COBRA – 這取決於你說的是哪個層面,以及與物質層面的哪個地方對比。所以這是非常複雜的情況。

Aaron – 下一個問題:迷幻劑是否對瓦解帷幕有幫助?

COBRA – 沒有。

Aaron – 是否有任何東西能損害松果體連接?

COBRA – 任何東西你指的是什麼?

Lynn – 物質。

Aaron – 與藥物和中毒有關。

COBRA – 是的,某些物質能夠這麼做。

Aaron – Ayahuasca死藤水有沒有用?有多少用?

COBRA – 如果一個能力足夠的薩滿,他/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話,這是有用的。

Lynn – 幽默感是不是我們人類獨有的?其他存有是否會用我們的幽默感恢復年輕?

COBRA – 這肯定不是人類獨有的,但有一些寄生種族會用它來恢復自己。

Lynn – 其他行星的存有也有幽默感?

COBRA – 我會說每個正面種族都有幽默感,因為這是靈魂的自然表達。

Aaron – 下面的問題關於執政官。這個問題問:你說過很多次沒有光明勢力的干預,人類早已滅絕。你意思是我們只是死了還是說執政官會摧毀我們的靈魂?

COBRA – 基本上有很多劇本能發生。其中一個是由於大災難導致地球物理摧毀。第二個是由於核戰。第三個更激烈,可能是夸克炸彈的陰謀詭計。

Aaron – 執政官有沒有力量摧毀我們的靈魂?

COBRA – 理論上有,如果你選擇跟隨他們的道路。

Aaron – 他繼續問:青春期是一種自然的轉變階段還是執政官的產物?

COBRA – 兩者都有。這是對執政官干預所造成的環境condition的一種適應形式。

Aaron – 他最後問:為什麼這是一個如此困難的階段?

COBRA – 因為人在那個年齡所遭遇的挑戰,當他們嘗試...成為他/她自己同時要調整適應這個系統,那種不安太過巨大。

Lynn – 現在問一些本月訪問所提交的問題。有人說上個月一艘500人的北約軍艦在加里寧格勒附近被俄羅斯擊沉,這是真的嗎?

COBRA – 這還沒有得到確認。

Aaron – 有人說為了終結這個行星所有黑暗,造物主會終止所有自由意志,這是不是真的。

COBRA – 不是。

Lynn – 有另一個令人吃驚的說法,天龍人國王品達Pindar用一把能殺死靈魂的劍把伊麗莎白女王斬首,以警告剩下的那些仍然想保留權力的天龍人叛徒。這是不是真的?

COBRA – 不是。

Lynn – 我想這削弱了Kent Dunn的信譽。

Aaron – 你知不知道那個叫Kent Dunn的人?

COBRA – 我聽說過這個人。

Aaron – 他是不是為正面派系工作的?

COBRA – 關於他的信息每個人都需要用洞察力。我不會說...他肯定不是為黑暗勢力工作的。

COBRA – 當你評價他的信息的時候,你需要用到洞察力,正如你評價任何人的信息一樣。

Lynn – 有人說特朗普(川普)是俄羅斯和中國龍族支持才當上美國總統,是嗎?

COBRA – 這是敏感信息,現在不是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關於特朗普我有一些事澄清:第一,他只是一個人類,更重要的是他背後有什麼人。那些在他背後的人有光明勢力和其他勢力,雙方都在嘗試增加對他的影響,他很大程度受到兩邊的影響。我們在他的總統任期所看到的是這些背後勢力鬥爭的一個反映。

Aaron – 下一個問題也是關於特朗普。這個人問:特朗普對穆斯林國家的簽証禁令似乎更多是在懲罰以色列的敵人,而不是防止恐怖分子。比如911是沙特和以色列摩薩德幹的,他卻沒有禁止這兩個國家,因為他們的恐怖主義聯繫。反而,對於那些被禁的國家我們才是恐怖分子,因為我們轟炸他們,他們並沒有攻擊我們。對於這些被禁入境的穆斯林國家,你有什麼看法?

COBRA – 你已經準確回答了這個問題,正是這種角度。

Lynn – 這個提問者說:僅此一次我同意教皇所說的,國家應該給它的鄰國建起橋梁而不是建立圍牆。我們還沒有從柏林和加沙圍牆的歷史中學到什麼嗎?一堵牆不能根除問題。它不只促進分離,還煽動美國幾乎已經擺脫的種族主義。對於計劃的墨西哥-美國圍牆你有什麼意見。

COBRA – 你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這只是用不那麼有建設性的方式重複歷史,我們看到的是負面勢力如何通過特朗普影響形勢的一個例子。

Aaron – 下一個問題是關於墨西哥。墨西哥似乎掉進了很深的黑暗裡。人們非常無知並且比以前更窮。政治腐敗到核心,只是成為一個出產很多石油的國家。由於高得離譜的汽油價格,人們甚至不能負擔給汽車加油。在未來抵抗運動對墨西哥有什麼計劃?

COBRA – 墨西哥的計劃是中美和南美原計劃的一部分。某些正面團體在幕後,但形勢還沒準備好。所以我的建議和我給其他國家的人們所說的一樣,我們在一段似乎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期,這期間很重要的是保持與光的內在連繫,聚集於正面的願景,保持住光。當然人們可以互相聯絡,自己組織互相幫助來渡過這次轉變。

Lynn – 下一個問題是昨天發給你的一些雲的照片,你看不看得到?

COBRA – 我現在可以看一下。如果你發過來我可以馬上回答。

Aaron – 去年1月墨西哥總統涅托簽署一項新法讓墨西哥城成為第四個城市州。這件事正好在教皇2016年2月訪問之前。我相信這是他們新的"美洲樞軸"戰略的一部分,做一個楔子把北,中,南美分離。你知道些什麼?

COBRA – 這正是滲透的一部分,因為陰謀集團想完全滲透中美和南美國家,加強他們這些國家的操縱,因為現在陰謀集團和我剛才提到的,打算解放這些國家的正面團體正有一場激烈的戰鬥。所以這種極化預期會繼續並且上升直到突破的時候。

Aaron – 據說這個城市州也是一個月後的2016年3月在田納西州一個閉門會議中瑞士聯合銀行宣布的新焦點的一部分,這個會議有小布什和克林頓以及300個"投資者"參加。另外,加州州長
Jerry Brown秘密支持加州獨立運動,(加拿大總理)Justin Trudeau鼓勵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脫離美國,以小國割據西部以及沿墨西哥和加拿大的邊境州的戰略,讓地區符合耶穌會和21世紀議程Agenda 21的地圖。

COBRA – 是的,有一些這個方向的企圖。實際上加州獨立運動和脫離美國聯邦的運動是陰謀集團支持的,因為他們想削弱那些地區並試圖在那些地方觸發內戰。這不會成功。

Aaron –所以他們是想分而治之。

COBRA – 是的,我會說美利堅合眾國的基礎是1776年打下的,這是某些與光有聯繫的人們在聖日爾曼的指導下完成的。他們奠定一個非常牢固的基礎。如果這個基礎不動搖,美國當然將會成為"事件"的其中一個觸發點。這就是為何現在有勢力想要破壞這個基礎。

Aaron – 你會不會說這是陰謀集團嘗試和支持的?

COBRA – 是的。

Lynn – Cobra你收到那些雲的照片了嗎。

COBRA – 是的,我打開了一張,現在在看更多的。你的問題是什麼?

Lynn – 這個提問者想知道你對這種雲有什麼看法?這裡是鏈接:https://www.quadratin.com.mx/principal/nuevas-imagenes-fenomeno-natural-cautivo-a-michoacan/

COBRA – 這些是雲船。雲船是雲聚集在以太母艦的周圍。這是以太飛船在物質層面能被看到的一個方式。這也是現在軟揭露的一個方面。

Lynn – 似乎這個圓形物體有一條尾部。這和飛船有沒有關係...看起來像排氣。這條尾巴是什麼?

COBRA – 你需要明白雲的形狀不完全是母艦形狀的反映,因為有一些自然力量和因素伴隨著雲的成形。比如濕度,風向等。但飛船基本外形仍然能被認出。

Aaron – 下一個問題:根據多個白騎士信息來源,似乎有一個新的"仁慈的"全球金融系統在幕後建立。有謠言說人道主義基金會在幾個月內發放,可能早到這個2月。有沒有這個可能?

COBRA – 人們傾向於把太多注意力放到基金什麼時候和如何發放,而不是現在為自己顯化和創造富足。所以不要等待"事件",不要等待金融重置把富足帶給你。現在就嘗試在你的生活和你周圍的人的生活中創造富足。這是適當的方法,所以我不會用傳統的方式回答這個問題。我只會說重置和基金的發放在"事件"期間發生而不是之前。你現在需要好好生活。

Aaron – 他繼續問:這是否意味著"事件"可以在任何時刻發生,或者一些人道主義基金可以在"事件"前分配?

COBRA – 那些基金不會在"事件"支付。因為有陰謀集團需要清除。陰謀集團當然會阻礙這些基金的分配,並且只要他們仍然在這個行星掌權就會繼續這麼做。

Lynn – 我完全明白你所說的。 準備轉變網站正在幫助馬拉維孤兒院。我們和我們聽眾一起盡可能幫助他們。所以我明白你的出發點,我們在盡力做我們自己的事。

COBRA –很好。

Lynn – Cobra,誰是Enoch以諾。他的使命是什麼,他在《以諾之書》中所揭露的關於巨人,Nephilim拿非利人,天使和大天使的驚人信息,你有什麼能告訴我們的。(注:啟示文學之一,內容記載了在大洪水之前以諾與上帝同行三百年所見異象,大部分的基督教會以及現代的猶太教會都視為偽經。)

COBRA – 他是其中一位所謂的Seers,或者先知。這是一個與他自己的高我有強大連接的存有,他有一些強大的接觸經歷,他在書中描述了那些接觸經歷。實際上這只是他所知和所體驗的一小部分。

Aaron – 下一個問題。以諾之書提到“Semjase”和“Ashtar”(源於"Astaroth")這兩個名字是"墮天使"或者惡毒的魔鬼,他們的意圖是欺騙人類。對於書中這個說法你有什麼意見。

COBRA – 由於是那個時代的古老經文,以及因為以諾之書被修改過,書中的意思已經轉變以符合陰謀集團的需要。在公元4世紀有一段時間,尤其是執政官君士坦丁大帝時期,當時大部分更古老的經典,大多數更古老的文書已經調整和改變以適應新議程。實際上Astaroth是女神的名字,在4世紀引入的新基督教禮拜想要隱瞞女神存在,這就是文書被修改的原因。

Aaron – 他把Ashtar說成Astaroth,但兩者是不同的?

COBRA – Astaroth是女神的名字,一些來源把它改為Ashtar。實際上Astaroth來自Astara,這是Ashtar雙生的名字,他們都是正面的存有。

Aaron – 但他們是不同的存有?

COBRA – AAstaroth或者Astara和Ashtar是雙生,他們是相同的靈魂發源的一部分。

Lynn – 能不能告訴我們"品達"是否仍然是天龍人國王,他今天在哪裡,他對我們現在的行星解放有什麼作用?

COBRA – 我不同意品達是天龍人國王這個信息。

Lynn – 能否告訴我們他今天有什麼作用,他仍然在這裡嗎?

COBRA – 有著這個名字的那個存有已經從太陽系移除。

Aaron – 福島核電站的輻射水平你有什麼最新的信息?

COBRA – 輻射水平已經非常低,除了非常接近核電站的地方。我會說核電站直徑10-15英里,輻射仍然在正常水平以上,但其他的地方沒有問題。

Aaron – 他說:它是否對日本人民和其他國家有害?

COBRA – 不會。

Aaron – 對其他國家的人也不會?

COBRA – 不。

Aaron – 對於海洋和魚類怎樣?

COBRA – 有少量污染,但海洋的主要污染不是來自福島核電站。

Aaron – 我們是不是得到銀河勢力清理輻射的幫助?

COBRA – 是的,當然。

Lynn – 這個問題來自中國:1960年代,很多中文字被代替(簡化)。中國傳說中倉頡創造了正體漢字,他受到了一隻鳥飛過的啟發。你對倉頡有什麼了解,他是不是來自另一個星系。如果是,來自哪個星系?

COBRA – 他是化身到這個太陽系相當長時間的星際存有。他和右樞星系的正面存有接觸,這就是中文字的來源,我說的是繁體字。

Lynn – 你能否重複那個名字?
 
COBRA – Thuban右樞,就是天龍座α,這是天龍座的主星。

Aaron – 下一個問題關於俄羅斯。這個提問者說:我很擔心俄羅斯的宣傳,它威脅到歐洲和美國,我需要一些信心保証。我們看到俄羅斯對克里米亞所做的,我們擔心它會對歐洲做同樣的事。對於俄羅斯會接管西歐,歐洲人需要關心到什麼程度?普京的意圖是不是好的?

COBRA – 俄羅斯完全沒有意圖接管歐洲。普京有一個和平與穩定的信條,他跟隨著這個信條。實際上他比那個地區的其他人把更多和平帶到中東,如果你能研究一下形勢,你會看到他的影響比那個地區的其他總統更加正面。

Aaron – 能否告訴我們如何知道普京是為光明勢力工作?

COBRA – 通過他的行動。

Aaron – 有沒有其他信息能減輕我們歐洲人的擔心。很明顯他們對整個事情有些害怕。

COBRA – 大部分歐洲人完全不害怕普京和俄羅斯。有一部分人害怕,基本上是因為媒體宣傳。歐洲媒體非常強烈地反對普京。

Aaron – 有點像美國媒體?

COBRA – 很相似,是的。

Lynn – 這個問題關於南極。你有什麼信息是關於南極的古代文明,媒體也支持這個觀點。

COBRA – 首先我需要說明一些事情。南極不是亞特蘭蒂斯。正如名字告訴你的,亞特蘭蒂斯是一個在大西洋的文明。在大西洋曾經有一個島。盡管亞特蘭蒂斯有殖民地,但在南極形成的文明我會說是更古老的,而且是發源於ET。首先中央種族曾生活在南極。後來其他種族拜訪那裡留下足跡。在冰層的下面有很多未被發現的東西。有一些已經被人發現,也有人寫書介紹過。過去幾年所發生的是陰謀集團計劃在"事件"前逃往南極。當然那些計劃不會成功。

Aaron – 這個人問:是否應該合理關注南極冰層的破裂?這些破裂是不是和下面的事情有關?

COBRA – 有冰層破裂,沒有什麼不尋常。這一直在發生,不會干擾到這個行星的生命。

Aaron – 南極附近發生著什麼?

COBRA – 首先我已經說過,陰謀集團計劃逃到那裡。他們嘗試建造一下地下基地,希望大逮捕之前藏在那裡。正如一些人已經報道過,那裡確實有某些冰下遺跡的發現被更加公開,但不是完全公開。但我會說相似的遺跡可以在靠近沙特的淺海裡找到,這是為何沙特被耶穌會和陰謀集團強烈控制的其中一個原因。如果有人知道到哪裡看和哪裡找,那些遺跡更容易觸及到。

Aaron – 南極是不是有開口或者門戶通向地下?

COBRA – 那裡有很多門戶,就像其他地方也有很多。

Lynn – 下一個問題關於亞洲。有人提到2004年的海嘯,這個人想知道那次海嘯是不是陰謀集團引發的。

COBRA – 不,那次海嘯是來自銀河源頭的電磁脈衝引發。一次強大的伽瑪射線爆發,電磁脈衝和重力波觸發了構造板塊。這發生在海嘯不夠兩天前,或者應該說觸發海嘯的那場地震。

Aaron – 這個問題關於新西蘭:新西蘭毛利土著來自哪裡?

COBRA – 來自天狼星系,一些人甚至來自銀河中央那邊更遠的地方。

Aaron – 毛利人來自亞特蘭蒂斯嗎。

COBRA – 是的,其中一些亞特蘭蒂斯殖民地以及更早的利莫里亞時期的殖民地。

Lynn – 在美國因為每天供給我們的“假新聞”,很難去分辨什麼是真的,尤其是關於世界其他地方的事情。有哪些領導人是昴宿星人和其他地外團體認為多半是"光明的"。

COBRA – 普京總統是其中一個。

Lynn – 還有沒有其他領導人?

COBRA – 有一些領導人和光明有聯係,但沒有到(普京)那個程度。

Aaron – 下一個問題關於美國。昴宿星人對特朗普的觀點是什麼?

COBRA – 我可以再說一次,他們把他看作是主要服務於自己利益的人,這可能很容易地被人操縱,當然他可能被操縱讓形勢更接近耶穌會的議程。但同時他也可以被正面派系影響到。

Aaron – 昴宿星人把他看作是一股光明還是黑暗的力量?

COBRA – 我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

Lynn – 同樣地,特朗普剛批准穿過南北達科他州的,穿過印第安保留地的石油管道。我聽說已經重新規劃路線但還沒確認。你會不會說他對這個項目的批准代表他服務於自己的利益?

COBRA – 某程度上是的。他基本上想確保更多的工作留給美國人,想讓美國石油產業更強大。你知道他的政策,所以這是他背後的動機。

Lynn – 有報道說華盛頓和紐約的炸彈被拆除了。為了維持控制,陰謀集團有沒有在其他國家放炸彈的相似企圖?

COBRA – 那些炸彈完全不是問題。

Aaron – 下一個問題關於沙士達山。那個地方自從2006左右感覺變了。沙士達山曾經讓人覺得有魔力,但我感覺現在不再有。能不能告訴我們2006年左右發生了什麼?

COBRA – Chimera和執政官試圖污染那裡的能量網格。那個企圖在沙士達鎮相當成功,但在山上沒有。

Lynn – 這個問題關於女神能量:就職典禮後世界各地有婦女游行。很多游行是負面的,很多憤怒的人們參與其中。這些游行是否有一些正面的效果?

COBRA – 沒有太多。

Lynn – 是否推進了女神能量?

COBRA – 沒有太多。

Lynn – 關於女神能量,你覺得梅拉尼亞.特朗普作為第一夫人能不能帶來正面的事情?

COBRA – 這取決於她的自由意志行動。但我現在沒有看到她是能帶來正面的主要人物。

Aaron – 有兩個美國影星在12月末去世:Carrie Fisher以及一天後她的母親Debbie Reynolds。有沒有可能她們是被有目的殺害的。如果是,出於什麼目的?

COBRA – 是的,陰謀集團干涉了她們的生命道路。

Lynn – 下一個問題關於冥想:一些人買了銅金字塔。能否告訴我們銅金字塔的好處,對行星解放有沒有幫助?

COBRA – 金字塔是一個神聖的幾何形狀,讓我們更容易地連接高我。我會說銅是傳導靈性之光的其中一種貴金屬,所以這有正面的效果。

Aaron – 我們如何鼓勵那些有根深蒂固信仰系統的人對真相揭露更加開放?

COBRA – 你不能改變其他那些不開放的人的信仰系統。你只能幫助那些已經開放並且正在提出問題或者正在尋求更深入真相的人。

Lynn – 2017年5月舉行的世界阿加森座談會是光明勢力發起的嗎。

COBRA – 這是某個對阿加森網絡有一些理解的人發起的,當然光明勢力支持這次會議,因為這將為地表人類帶來更多對阿加森網絡的認識。這不是阿加森與地表人類之間的一次官方接觸。

Lynn – 那個組織者是Tamarinda Maassen。這個人想知道她是不是一個真的大使/代表?

COBRA – 我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如果她知道她是一個大使,她就不會問這個問題。通過為地表人類帶來更多對阿加森網絡的認識,她能帶來很多正面影響。

Lynn – 這次活動對阿加森第一次接觸協議是否有重大意義?

COBRA – 這有所幫助。為地表人類帶來更多認識的每個活動,每個行動都是接觸協議的一部分。

Aaron – 下一個問題:Kerry Cassidy說光之工作者可以把磁石放在口袋裡,磁性能幫助抵御Chimera外星武器的攻擊。把磁石放在口袋的效用你知道些什麼?

COBRA – 磁場可以作為負面等離子的防護劑,這是真的。

Aaron – 能不能簡單說一下保護我們不受攻擊的其他有用的方法。

COBRA – 有一些光頻率,冥想,激光技術。一些能抵御負面等離子的科技在各個網站有售。也有各種冥想技巧。我也在博客上公布過一些保護技術,所以有些有幫助的事情你是能夠做的。

Lynn – 在澳大利亞一個小鎮有一個金礦現在被用作"暗物質"研究。這是不是真的,有什麼你能告訴我們?

COBRA – 首先我需要說明一些事情。暗物質不是負面意義的那種黑暗。這只是在可見頻譜裡無法檢測的物質。用電磁檢測裝置它是不可發覺的。我寧願稱它為清澈物質,因為它對我們通常的檢測方式來說是透明的。這只是物理學家想找出那種物質是什麼,它如何運作或者它是否存在。它沒有任何負面。

Aaron – 這個提問者指出以他的理解,Horus何露斯是好的。但何露斯的象征被黑暗勢力劫持。他問:如果我們呼喚何露斯之眼的幫助,我們的請求會不會被黑暗勢力操縱?

COBRA – 這取決於你的理解。如果你對何露斯之眼有正確的理解,它實際上是一個門戶,如果你用於正面的意圖,你會成功達到,你將創造正面的連接。

Aaron – 他想確保他這麼做不會邀請到黑暗或者受黑暗影響。

COBRA – 不,他不會。

Lynn – 這個問題關於一個叫Marina Abramovic的人。你知不知道這個人?(注:出生於南斯拉夫貝爾格萊德,行為藝術家。從事行為藝術已超過三十年,被人稱為“行為藝術之祖母”)

COBRA - 是的,我知道。

Lynn - 這個提問者想知道這個人是不是為黑暗勢力工作?

COBRA – 不是通常的為黑暗工作,但那個人的藝術出於某些神秘原因被黑暗勢力操縱。
Lynn – 為什麼她拍"Space in Between"這部電影,在電影裡她在巴西尋找聖地和儀式,為什麼是巴西?

COBRA – 有強大的神秘勢力嘗試通過她做事。其中一些是正面,但也與另一邊有強大的聯繫。他們現在想利用她為負面能量網格工作,但她本人不是黑暗勢力。她只是一個尋找答案,尋找真相的人,這種尋求被人操縱。

Aaron – 黑暗勢力的即將失敗迫使他們在議程中採取更殘酷的策略?

COBRA – 某程度是的,但一些黑暗勢力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即將失敗...但我們仍然沒有到那個階段。

Lynn – 有沒有一個叫Sphere Being Alliance球體存有聯盟的團體?

COBRA – 這是一些人用來描述中央種族的一個方面的術語,但我不會深入地說。我不以同樣的方式看待這個聯盟。我把它看作是更大的銀河聯邦,解放這個行星的更龐大光明銀河勢力的一部分。我不會以一些信息來源所解釋的那個方式看待它。

Aaron – 我如何應對被黑暗勢力定為目標,為了更有效抵抗這些攻擊,我要如何識別出攻擊的類型。

COBRA – 我剛在幾個問題之前回答了這個問題,不同的保護方式,所有那些保護方式都能用來轉移那些攻擊。

Lynn – 這個問題來自南非開普敦,這個提問者說:我經常看到天空中很多奇怪和可疑的事件和物體。我看見的這些奇怪的事物讓我相信它們不是ET就是和SSP有關。對於我可能在天空看見的東西你有什麼看法,這對南非的我們意味著什麼?

COBRA – 我需要看到照片或者一些準確的描述才能告訴你你看到什麼。

Aaron – 關於你的博客提到有關羅斯柴爾德在"事件"前投降的可能性,我好奇我們能否做點什麼加快這個家族的叛變?

COBRA – 沒有太大可能。曾經有一些可能性,去年夏天進行過一些談判,那些談判失敗了。所以這個派系不太可能在"事件"前投降。你可以問最後一個問題。

Lynn – 能否明確告訴我們51區重新改造為什麼用途,現在由什麼勢力領導?

COBRA – 我會說51區仍然有一部分在運作,但大多數ET逆向工程和類似的工作已經轉移到猶他州另一個基地。

Lynn – 謝謝Cobra,這是非常好的問答環節,感謝你的參加。我們期待下個月再跟你談話。

COBRA – 謝謝各位收聽,謝謝你們的合作。

Lynn – 非常感謝Cobra。

Aaron – 謝謝Cobra。



SOURCE:
https://prepareforchange.net/2017/02/07/cobra-prepare-for-change-january-interview/


erttq0101 翻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acebook 留言版